新聞
首頁 > 新聞 > 正文

省作協舉辦基層骨干會員“四力”教育實踐培訓班

時間:2019-05-17 14:40      來源:遼寧作家網

開班動員大會

現場教學互動

陳東捷老師授課

津子圍老師授課
  5月13日至15日,由省作協舉辦的基層骨干會員“四力”教育實踐培訓班在遼陽開班,鞍山、撫順、本溪、遼陽四市的省作協會員及骨干作家150人參加了培訓。培訓以緊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斷提升“四力”這一主線,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為主要內容,結合我省文學創作實際和各市文學創作特點,有針對性地進行了專業文學輔導。
  省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金方作了開班動員,動員作家學員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引領基層會員關注現實,走與時代與人民相結合的廣闊道路,促進基層骨干會員探尋藝術規律、提高表達水平、提升講述“中國故事”和“遼寧故事”的能力,壯大“文學遼軍”隊伍。《十月》雜志主編陳東捷從當下作者身處的時代和創作環境、實踐的經歷和創作視角,多方位講授“當前語境下的現實主義寫作”專題課程。著名小說家津子圍從文學創作要堅持“時代性,客觀性、精神性、人民性、審美性、創新性”6個方面講授了“新時代小說創作的幾點思考”專題課程。
  參訓學員在交流談論中普遍表示,培訓使自己深入了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的學習領會,明確了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新形勢下宣傳思想工作隊伍建設的重要指示精神,增強了自己的“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和“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的使命擔當。
  鞍山市學員鄭春:我是來自鞍山市岫巖縣偏嶺鎮的一個詩歌寫作者,熱愛詩歌寫作已經三十年了。寫作是件孤獨的事,尤其是在把寫作視為不務正業的農村。最開始的一些年,我的寫作是秘密的,遮掩的,寫出的作品也羞于示人。在這種封閉、懵懂的狀態下,對文學的探求與摸索,其難度可想而知。直到后來我鼓起勇氣投了第一首詩稿,這種狀況才有所改善。因為這首詩的發表,我加入了縣作協,之后又先后加入了市作協和省作協。在這個過程當中,各級作協中諸多師友的關懷和鼓勵,讓我樹立并堅定了寫作的信心。在他們的幫助下,我通過不斷的學習和練習,寫作有了長足的進步,作品也越來越多地發表、入選及獲獎。這些收獲讓我倍感欣慰,也讓我認識到集體力量的巨大——我已不再是一個人孤獨行走,而是有很多人與我同行,并扶持著我,邁上越來越高的臺階。登高可望遠。對于寫作者而言,開闊的視野,是其作品成熟的最基本因素和保證。而這種視野,是我在作協這個大家庭里得到的。對此,我再次表示感謝!
  這兩天聽了陳東捷、津子圍兩位老師的講座,獲益良多。兩位老師不約而同地講到了現實主義寫作。而我對現實主義寫作的理解是這樣的:一個寫作者,必須要通過“四力”(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的錘煉,才能客觀而真實地以作品來呈現這個時代的風貌。作為一個身處基層的寫作者,幾十年來,我生活的主體一直在農村。所以對這片土地有著最為深厚的感情。我熟悉這里的風土人情、山川草木,也熟悉基層民眾的喜怒哀樂與愛恨離合。正是這些,構成了我寫作的重心。我努力從對農村風物以及世俗生活的描寫中挖掘詩意,并給予充分的展示與揭露,盡力呈現基層的辛酸、苦痛、堅忍和細小而實在的幸福,通過這些,去表達對人間道義的呼喚與歌哭,以及對生命廣闊含義的解讀與領悟。 我想,這是文學賦予寫作者的責任,也應是寫作者樂于承擔的責任。
  撫順市學員尹曉暉: 這次來遼陽參加省作協組織的業務培訓,收獲是多方面的。專家的講座讓我們理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作為一個文學工作者對文學的敬畏,不僅是一種責任,還是一種品格。作品中情感的流淌,不僅是個人生活體驗的抒發,還是民族情懷的凝聚。作品中思想的鋒芒,不僅反映著我們對客觀世界的感悟,還必須契合時代進步與發展的主旋。或者說,雖然文學創作過程是個性化的,但文學作品則是社會化的。所以,這次培訓班確立了宗旨,要求地方文學工作者切實做到文學創作“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的提升,就是具體的踐行。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標志著中國社會深刻的變革,這一變革也必然帶來文學的新思維,兩天的文學講座都是給了我們這樣一個啟示。第一、文學引領時代節律應該更注重導向性;第二、文學過濾消極因素應該更注重社會性;第三、文學強化民族精神應該更注重現實性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值得思考的是,相當一段時間以來,很多文學作品是缺少信仰引領的,可能由于這個詞匯過于敏感,可能由于我們很多作者本身就缺少信仰。現在社會上很多人都參與到抱怨現實的行列中來,或者叫社會心理畸形,原因有很多種,但是文學引領就能坦然地逃離這種社會責任嗎?
  漫畫家蔡志忠說過這樣一句話:“每塊木頭都可以成為一尊佛,只要去掉多余的部分。”這里我想說,每一篇文學作品都可以撼動心靈,只要作者忘掉自己。一個文學工作者,只要達到無我的境界,就能寫出感人的作品。
  本溪學員梅珈瑞:這次活動,是我第一次參加的省作協寫作培訓。在此之前,我以為,文學創作,是學不會的,全靠天賦,需要自我開悟。但是聽了兩位老師的課程,我才發現,個人因素固然重要,但是在寫作遇到困惑和瓶頸的時候,得到一位經驗豐富,見解獨到的老師點撥,遠遠比埋頭苦想更為有效。
  兩位老師講座里談及的,關于現實主義寫作的幾點思路  和  在新時代背景下小說創作的幾點思考,無疑是給我這樣,沒有經過系統訓練的野路子作者,指明了創作方向,拓展了創作維度。在當下社會高速發展的今天,新媒體強勢崛起,文學創作越來越平民化,碎片化,多元化。大多數作者都有著同樣的感慨,就是,文學的腳步似乎追趕不上社會的進步了。正如老師所說,我們面對的讀者,知識水平越來越高,認知結構越來越完整,文學創作,尤其是小說體裁的文學作品,在文化傳播的過程中,既不如鏡頭語言直觀,也不如音樂語言動人,人們對感官體驗依賴加強,文學所占有的權重自然也越來越低。那么,如何避免寫作者被邊緣化,如何寫出符合時代發展,符合當下讀者喜聞樂見的作品,就成了大多數創作者,所要面對的重大問題。陳主編和津老師的精彩宣講,在很大程度上,替我們解決了我們面臨的這些困惑。
  津子圍老師在剛才的宣講中,提到了現代創作和古代文學的相互結合,而據我所知,就在剛剛結束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周里,很多歷史題材的作品,也開始使用符合當下時代背景的人物關系和故事邏輯,對歷史進行重新解讀,所以,就連原本浮躁的網絡文學,隨著整個產業大環境的日益成熟,也已經呈現出新的發展趨勢,開始向現實題材靠攏,朝傳統文學理性回歸了。這也充分印證了,兩位老師對當下文學創作,觀點和論證的正確性。 
  經過這次學習,再回首中國當代優秀的文學作品,我發現,從49年到66年(十七年文學),從66年到76年(文革文學),從傷痕文學到反思文學,從改革小說再到文學尋根,當文學已經不在被賦予更多政治任務的時候,無論哪一種文學體裁,無論哪一種文學流派,仍舊還是那些賦有現實意義,并帶給人們思考和希望的作品,才能夠經久不衰,永世流傳。
  遼陽學員趙彥梅: 一個好的、優秀的作家,他的情懷、他的信仰、他的愛和痛一定是和國家、民族的命運息息相關、緊密相連的。新形勢下,作家的使命和擔當就是用他真誠的愛、用他手中的筆為人民、為社會、為祖國、為這個時代奉獻好的文學作品,奉獻文學精品。那么好的作品、好的精品從哪里來?
  2016年,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好的新聞報道,要靠好的作風、文風來完成,靠好的腳力、腦力、眼力和筆力得來。不斷加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也是作家創造出好的文學作品和精品不可或缺的重要條件。“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要么走路,要么讀書,身體和靈魂總有一個要在路上。”不辭辛苦,增強腳力,看萬千風云,投身社會實踐,這是我們創作實踐的基礎。
  作為一名作家,要有堅定政治家的站位、哲學家的思辨、科學家的縝密,觀察分析形勢要把握政治因素,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雷 宇)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