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首頁 > 新聞 > 正文

省作協舉辦全省骨干作家提升“四力”教育實踐培訓班

時間:2019-06-13 14:37      來源:遼寧作家網 創聯部

培訓班全體合影留念

學員認真聽講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程光煒授課

著名報告文學作家劉國強授課
  6月3日,由省作協主辦的全省骨干作家培訓班在大連理工大學開班,來自全省的50名骨干作家參加了為期三天的培訓。
  開班儀式上,省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金方代表省作協黨組作了開班動員,希望大家認真學習,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武裝頭腦、統一思想、引領行動,切實增強責任感和使命感,要深刻把握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與時代同步伐、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關于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的重要論述,以遼寧文學繁榮發展的新進展新成效確保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落地生根、開花結果。希望大家不負重托,努力學習、扎實工作,不斷開創我省文學發展的新局面,為推動我省經濟社會各項事業再上新臺階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本次培訓班以集中培訓為主要形式,邀請了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程光煒、著名作家劉國強就小說、報告文學的品讀與創作進行了專題講座,在旅順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進行了現場教學,還采取了對話輔導、研討交流等多種方式,充分發揮思想政治培訓的作用,進一步增強針對性和實效性。
  省作協簽約作家張艷榮、骨干作家郭少梅、于永鐸、孫成文代表學員進行了發言,表示通過此次培訓受益匪淺,不僅學到了文學知識,也懂得了作為文學工作者肩上的責任和使命。作為基層的文學創作者,要深入生活、走進百姓,了解百姓疾苦、傾聽百姓聲音;面對紛繁復雜的情況時,要明辨是非,提高解決問題的能力;要善于用眼力發現生活,提煉生活中蘊含的真、善、美;要提高把所看、所思、所想用看得懂的形式、記得住的內容、留得下的方法進行創作、加工、提煉、升華的能力,做到胸中有大義、心中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
  
  附學員發言:

張艷榮:文學給我們一雙追求的翅膀
  習總書記講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是的,我們的文學創作一直秉承著這樣的宗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為人民抒寫。我們的文學作品堅持思想性與藝術性統一,堅持弘揚民族精神,唱響時代凱歌,倡導愛國主義。遼寧作家協會是一個承載著無數作家放飛夢想、施展才華的地方,之所以我們的文學作品越來越豐富多彩且底蘊深厚,是與各位老師的辛勤耕耘和默默奉獻分不開的,在這里由衷的感謝我們遼寧作協的各位老師。本次培訓班不僅是嚴謹的學習課堂、也是一場絢爛的文學的盛會,極大地鼓舞了我們作家及廣大文學愛好者的創作熱情,也為我們作者與全國頂尖、著名的刊物主編和學識淵博的老師之間搭建了溝通的橋梁,猶如讓我們插上一雙騰飛的翅膀,向著星光燦爛的夢想飛翔。
  讀經典,弘揚民族文化。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謳歌祖國的輝煌成就,講述中國故事。可以說,我的小說趕上了這個新時代,2018年我入選中國作家協會定點深入生活作家,我的定點生活作品是長篇小說《繁花似錦》,小說以我的家鄉盤錦得勝村發展變遷為背景,以小說人物命運為線索,以社會發展為故事構架,全面展現從農村到城鎮的豐碩成果。《繁花似錦》這部長篇小說的創作,也是對我個人寫作上的嘗試和突破。堅守“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的創作理念,但愿藝術之花綻放在深厚的土壤之上。
  我以往的小說大多以戰爭和懷舊為主。在我的內心深處,也許真的潛伏著“英雄主義情結”,北方富饒的黑土地,天高地闊,確實能塑造人豪放的品格,這品格無法用語言來贊美和形容,帶著黑土地的芳香,與生俱來,滲入骨髓,迎著北方凜冽的寒風自然綻放。在我心里,一直有一個人的陣地,孤獨、寒冷、殺聲震天,讓人絕望,也讓人希望。我心里時常有面旗幟,一直獵獵飄揚。我也總盼望著這塊陣地上開滿達拉香花,能帶著冰碴開放,漫山遍野,肆意奔放。那達拉香花粉色花瓣,是用北方山谷冰清的泉水洗過,粉的一塵不染。粉成了霧,粉成了雨,粉成了水墨畫,潤然在天際,粉的令人激動不已、淚流滿面。美國女作家威爾迪曾說:小說的生命來源于地域。在我們寫戰爭的時候,不用總盯著慘烈的戰爭場景,應該重新審視戰爭。像電影《西西里的美麗傳說》和《沉靜如海》都是寫二戰的,你看見戰爭場景的支離破碎了嗎,但戰爭帶來的創痛卻表現的淋漓盡致,發人深思。
  通過這次系統的授課和拓展學習,受益匪淺,我們不僅學到了文學知識,也懂得了作為文學工作者肩上的責任和使命。讓我們在文學創作之路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無論是小說、散文、詩歌還是報告文學,在遼寧這片廣袤的土地上,一枝一葉總關情,像春風,散發著無窮的力量。
  時代呼喚文學精品,在和平的新時代,作家也要有居安思危的緊迫感,在托爾斯泰的現實主義作品《復活》中尋找社會擔當。我們的文學作品也要有“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的氣魄和追求。
  親愛的同學們,三天的學習,使我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我們一樣是“恰同學少年”,因為文學的春天永遠年輕美麗、風華正茂。當有一天回憶今夕,“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讓我們攜起手來,從這里揚帆起航,用對新時代的滿腔熱情,抒寫中華民族文化繁榮復興的精彩華章。
 
郭少梅:寫有靈魂的作品,做有靈魂的作家
  本屆學習班的舉辦恰逢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77周年,又逢習近平總書記對文學乃至文化多次做出重要指示之際,作為基層作家代表參加本次學習,我感到十分激動。通過這次學習,我也感到文學的使命是光榮的,文學創作者的責任是重大的。對此,我發表如下感言:我的發言總題目是《寫有靈魂的作品,做有靈魂的作家》
  大家都知道,作家被喻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它對人類靈魂的影響和建設不言而喻,作為這其中的一員,我感到既光榮又責任重大。
  我已經從事文學創作二十年了,雖然創作成績一直不突出,但我一直在堅守。有時候,我會自問,我堅守的原因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文學在心中的神圣,它有一種感召力,如信仰般一樣支撐著我走下去。本次參加這次培訓,更加堅定了我寫作的信心,堅實了我寫作的腳步,我會一直堅守我寫作的初衷,那就是做有靈魂的作家,寫有靈魂的作品,堅持純文學創作。
  2019年8期《求是》雜志上刊登習總書記的最新署名文章《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他在這篇文章中說,“正本清源,守正創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作為精神事業,文化文藝、哲學社會科學當然就是一個靈魂的創作,一是不能沒有,一是不能混亂。”
  對這段論述,我的感觸頗深:沒有靈魂的創作是沒有根基的創作,是無水之源;沒有靈魂的作品是沒有根基的作品,是無本之木。
  有了靈魂又不能混亂,創作不能混亂。中國從新中國走向新時期,如今又從新時期走向新時代,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新思想新理論新方法新行為如潮水般涌入中國的大門,中國的意識形態在一段時間內呈現出紛亂的局面,各種社會現象五花八門,各種社會行為林林總總,這些現象與行為中有精華有糟粕,魚龍混雜。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名作家,作為一個民族精神與靈魂的引領者,必須把握時代方向,摸好時代的脈搏,始終保持清醒的創作方向,為國家、為人民、為民族奉獻出更多更好的文學作品。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說的那樣,引領廣大青年作家走同時代、人民相結合的廣闊道路,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切實提高每一個創作者的歷史使命感和責任擔當意識。
  對于這“四力”,我的理解是:
  “腳力”,是走到人民群眾當中去,走到社會生活當中去,走到時代的最前沿,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走緊密與人民群眾相結合的道路,這是一條有靈魂的道路,只有走這條道路,才能創作出無愧于時代與人民的作品。
  “眼力”,是多觀察、多發現、多留意、多體會,我們不光要用身體之眼,更要用靈魂之眼,體察民情、了解民意,多了解人民疾苦,多發現社會生活中的緊扣時代脈博的強勁之音,發現最動人的時代旋律。
  “腦力”,是多思考,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不同的特征,中國現在正以讓整個世界震驚的速度向前發展,一切都在瞬息萬變。一個作家的發現與思考,決定了他創作的高度與深度,沒有了對時代的發現與思考,作品的靈魂深度就會大打折扣,它對于時代與人民的指導性就會削弱,而我個人認為,這種發現與思考一定要帶有批判的眼光,這是對作品負責,更是對處于這個時代的國家負責,對人民負責,這也正應合了總書記所提出的“作家和作品的責任擔當意識”。
  “筆力”,是多寫作。將自己的發現、所思所想付諸筆端,用美好的作品感染人,用有力量的作品鼓舞人,用有溫度的作品溫暖人,這才能完成一個作家的光榮使命。
  “腳力”“眼力”“腦力”“筆力”是一個作家基本的“能力”,只有將這“四力”完美結合,才能發出時代的最強音,才能寫出有靈魂的作品,才是一個無愧于國家與民族的有靈魂的作家!
  最后,祝大家滿載這次學習豐碩成果,找到各自靈魂的香氣,攜一路芬芳,創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學作品!

于永鐸:加強“四力”認識努力書寫新時代
  很榮幸能參加遼寧省骨干作家培訓班學習,兩天來的緊張學習,讓我深刻地感受到了總書記提出的“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在文學創作實踐中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學習之余,有機會認識省內這么多的老師和朋友,也倍加珍惜這次難得的學習機會。如果說還有什么建議,我覺得這樣的學習活動應該多搞一些,讓我這樣的草根作者能有機會和更多的前輩作家認識,多聽聽老師們的課,多長些見識。
  從事文學創作有些年了,結合領會總書記的“四力”號召,我也有一些心得體會,在這里,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分享,不當之處請大家給予指正。
  多年的學習和創作,我對文學有了一定的理解和認識,我認為文學就是觸動人靈魂的工具。無論承認與否,文學是有立場的,文學是主觀的而非客觀的。也就是說,作家都是通過作品來表達自己的主觀立場。很長一段時間,我喜歡追求文本的精妙、喜歡標新立異。回過頭看,就我個人來說,確實有些過了,鉆進了牛角尖里,創作狀態嚴重下滑。后來,我想到了要改變這種狀態,不能總這么悶著,要走出書齋,把自己的格局放大一些。我想到了從現代主義的創作理念向現實主義貼近一些,向現實主義文學學習,博采現實主義文學的精華。這期間,我重新閱讀了一些經典作品,和以往讀過的現代主義經典作品進行比較,我找到了一個途徑,堅守現代主義作品創作技巧的同時,大膽學習現實主義文學注重對生活的觀察、體驗,注重典型化方法的運用。我認為這是一條可行的道路,我的文學創作狀態一下子就有了豁然開朗的感覺。最近我在《中國作家》雜志上發表的長篇小說《藍灣之上》就是這樣的嘗試的結果。
  3年前,我開始構思這部小說的時候,雖然完全是虛構的作品,我卻有了極其扎實的案頭工作和采訪,除卻我本人有著十多年的開發區的工作經歷,我還采訪了多位開發區的老領導,老工程師,老漁民,以及第一代的產業工人。有一段時間,我每天早晚都蹲在社區里和人聊天,我得到了大量的一手材料,書中的人物在我心里已經栩栩如生了。
  《藍灣之上》是一部虛構作品,雖然我采訪了那么多的人物,但是,書中卻沒有一個細節是真實的。書中的每個細節都是在生活的基礎上的再塑造。我采用多線條模塊化的解構,用20萬字將1982年到當下的一代人的成長經歷表述了出來。《藍灣之上》之所以能得到一些好評,我認為和我在寫作這部書的時候的深入扎實的采訪有著極其重要的關系,深入生活也是總書記提到的“四力”中的眼力和腳力。可以說,沒有扎實的采訪,這部作品一定達不到現在的狀態。
  說起“腳力”、“眼力”,我有一些發言權。4年前,我應公安部邊防局文聯的邀請,只身去黑龍江中俄邊境線,采訪一對兒戍邊10年之久的夫妻。不仔細觀察,也看不出什么他們的與眾不同的地方,這對兒夫妻每天的工作很簡單,就是到邊境線巡邏,回來吃飯,睡覺,再加上一條,冬天時不被嚴寒凍死。如果你知道他們常年在零下40度的邊防線上值守,你就會對這對兒夫妻的忠貞的愛國精神感動的。
  為了寫好這部作品,我走了1000多公里,采訪了100多名邊疆軍民,將黑龍江中俄邊境線的風土人情及文化背景做了充分的了解,后來,我完成了長篇報告文學《洛古河畔紅豆紅》,這部作品出版后受到中央軍委的好評,據公安部邊防局文聯的同志透露,習總書記也在表彰英模大會上翻看了這部書。本書的主人公被中央軍委評為1等功。《洛古河畔紅豆紅》這部書被全國各地許多圖書館推薦為時代好書。因為成功地寫了這部作品,我得到了公安部邊防局文聯的認可,不久,邊防局文聯邀請我到云南去采訪中緬邊境線上的邊防官兵們的緝毒斗爭。我在中緬邊境線行走了40多天,走了3000多公里,我掉了整整20斤的體重。我們走了幾十個寨子,采訪了兩百多名邊疆軍民,還有毒販,我被參加緝毒斗爭的邊防武警官兵深深地感動著,為了祖國的安寧,他們吃了太多的苦,有的苦是我們無法想象的,這些戰士都是90后,很多人都是獨生子女,有的城市兵家境很好,有的是大學生。在和平年代,他們堅守國門,冒著生命的危險緝毒,這樣的精神確實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表述的,我親眼見過一個小隊的戰士,他們在山上埋伏了20多天,下山的時候,衣服上都長了苔蘚。我覺得在這些可愛的人的面前,只有不停地記錄,只有原原本本地寫出來就可以了。
  走出書齋,到火熱的生活中去。通過學習總書記的“四力”號召,我對未來的文學創作更加有信心,我認為這條路子是對的,今后,我要注意增強“腳力”,堅持始終在路上的精神,真正做到往深里走、往實里走、往心里走。我相信只要“腳力”到位,才能寫出與時代相符合的作品。同時,還要增強“眼力”,睜大雙眼看世界,看得清、看得遠。強化“筆力”,讓自己的文學創作不斷地貼近新時代。
 

孫成文:增強“四力”,謳歌時代和人民
  習總書記說,人民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一旦離開人民,文藝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無病的呻吟、無魂的軀殼。在文藝創作方面,也存在著有數量缺質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現象,存在著抄襲模仿、千篇一律的問題,存在著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否則文藝就沒有生命力。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單純感官娛樂不等于精神快樂。
  如何解決在文學創作方面的這些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8月21日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努力打造一支政治過硬、本領高強、求實創新、能打勝仗的宣傳思想工作隊伍。為我們思想戰線的工作者提出了更為具體的要求,更為我們作家指明了文學創作的方向。
  毛澤東同志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曾指出:“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也曾說過:“力行而后知之真”。“一勤天下無難事”。人勤腿勤,是作家的基本功之一。范長江行走大半個中國,寫出《中國的西北角》和《塞上行》;柳青扎根皇甫村十余年,這才有《創業史》這部文學巨著。作家只有“走基層”“下生活”,深入人民群眾,開展調查研究,才能獲得第一手材料,寫出既鮮活又厚實的作品。我省作家劉國強老師正是因為深入生活,親身感受羅布泊環境的惡劣和不宜人類生存的自然條件,站在在國家能源發展和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大背景上,采用了鮮明的對比和反襯的手法,創作出了羅鉀人創業之艱辛的經歷和百般磨難后的發展,呈現一派興旺蓬勃的景象的報告文學《羅布泊新歌》。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生活不缺少美,只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增強眼力,就要眼光敏銳、眼界開闊,既見人之所見,亦見人之所未見。練就一雙慧眼和“毒眼”,才能捕捉到“粘泥土”“帶露珠”“冒熱氣”的素材,才能在平凡瑣碎的日子里發現生活之美,才能穿透重重迷霧找到華山一條道。
  多想多思,增強腦力。延安時期,毛澤東同志為《新中華報》題詞“多想”,鼓勵創作者們多動腦、多分析。處身瞬息萬變的移動互聯時代,更需要掌握去偽存真的本領,練就撥云見日的功夫,用對信息精準的分析判斷,在眾聲喧嘩、亂云飛渡中直搗黃龍,探驪得珠。
  “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腳力、眼力、腦力,最后都要通過筆力來體現。“纖筆一枝誰與似,三千毛瑟精兵”,這是對作家的美譽;茅盾說:“文藝作品不僅是一面鏡子——反映生活,而須是一把斧頭——創造生活。”我認為,文學創作者要從自身做起,練好內功,沉靜下來,到生活中尋找作品里需要的素材,在人物所處的環境、生存狀態、精神世界里去和他們共呼吸,體驗生活對人的影響以及人對生活的態度。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必須含有精神境界的美,要有永恒的情、浩蕩的氣,通過主題內涵、人物塑造、情感建構、意境營造、語言修辭,容納深刻的心靈世界和鮮活豐滿的本真生命。同時,要包含歷史、文化、人性,要具有思想的穿透力、審美的洞察力、形式的創造力。只有這樣,才能創作出不會過時的作品。
  非凡腳力出眼力,勤想多思著華章。“腳力、眼力、腦力、筆力”,既是構成本領能力的重要內容,也是提升本領能力的方法路徑。“四力”是既層層遞進、互相促進又互相支撐、相輔相成的關系。沒有好腳力做為保障,眼力、腦力、筆力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沒有好眼力這個重要前提,腦力、筆力往往就沒有用武之地,就展示不出好腦力、好筆力,好腳力也無法表現;好腦力則居于核心地位,沒有好腦力就沒有好筆力,并很可能浪費了好腳力、好眼力;好筆力是“四力”最重要的直觀表現,沒有好筆力這個關鍵,就無法很好地傳染群眾、影響群眾、爭取群眾、凝聚力量。記得作家路遙的一句話:像牛一樣勞動、像土地一樣奉獻。我們就是要有這樣的精神追求。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用雙腳丈量大地,用雙眼觀察時勢,用頭腦萃取精華,用筆墨抒寫時代,在新時代展現出新風采。文藝作品的推出要經歷艱苦的創造性勞動,來不得半點虛假。因此,文藝作品能否成功,要到生活中去尋找答案。我們要撲下身子,讓自己遠離浮躁,扎實踏在大地上,到人民中去了解人民,用自己的作品抒發人民的情感。
  通過這次學習,我深刻體會到,作為基層的文學創作者,要深入生活、走進百姓,了解百姓疾苦、傾聽百姓聲音;在深入生活時要善于發現問題,面對紛繁復雜的情況時,要明辨是非,提高解決問題的能力,要善于用眼力發現生活,提煉生活中蘊含的真、善、美,從而給人以審美的享受、思想的啟迪、心靈的震撼;在深入群眾的工作中,對所發現的問題要多思多想、善思善想、深思深想,對問題作出準確的判斷;要提高把所看、所思、所想用看得懂的形式、記得住的內容、留得下的方法進行創作、加工、提煉、升華的能力,做到胸中有大義、心中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
  最后就讓我借用習總書記2019年3月4日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委員聯組會時的講話與大家共勉:要有“望盡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風凋碧樹”的清冷和“獨上高樓”的寂寞,最后達到“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領悟。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