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頁 > 原創 > 其他 > 正文
 

筆尖上的小怪物

 
白 聆
  媽媽又讓我寫作業了,真煩躁!趁著她在廚房做飯,我偷偷玩一會兒。可是玩什么呢?玩具都放在小客廳的大盒子里,想要私藏一件,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我媽的眼睛真毒,她說,不要撒謊,我都能看得出來。我可不敢惹她來吼我,她一吼起來,像只老虎。啊,不,像只獅子,獅子吼。真可怕!
  唉,沒想到我劉小寶的人生這么悲慘。
  嗯,你猜對了,我就叫劉小寶,是新新小學二年一班的學生,今年八歲。媽媽說我應該叫劉小懶,我懶嗎?我只是不喜歡刷牙洗臉,更不喜歡洗頭洗腳加洗澡。我只是不愿意把玩具書本衣服什么的擺放得整整齊齊。當然,我還不喜歡寫作業。
  我告訴我媽,這叫個性。我媽竟然大吼:“個性什么個性!這就是懶出來的毛病。”
  我懶嗎?真的不覺得呀!
  
  我拉開書桌抽屜,掏出一筒鉛筆,全數倒在書桌上。媽媽總是不讓我玩鉛筆,她說像我這樣顛來倒去,鉛筆芯是會被震斷的。可是我不信,因為每次用的時候筆芯都好好的。
  我趴在書桌上,拿鉛筆擺飛船,擺火車,擺輪船,擺大炮,擺高樓,擺飛機,還擺金字塔……能想出來的,我都擺過很多次了,實在是太沒意思了。
  昨天我讓媽媽給我做一個竹蜻蜓,媽媽說她不會做。這些大人們都太笨了。其實我自己會做,但是我沒有工具。
  咦?鉛筆!我可以用鉛筆嘛,玩完了還可以寫字。就用我最喜歡的這只鉛筆做竹蜻蜓的桿兒吧。這只鉛筆,從外形到圖案都和別的鉛筆沒什么不同。淺藍色的筆身,上上下下沒有一個花紋。它的特別是因為有一天我偶爾把綠色水彩灑在上面了,擦干之后我發現,鉛筆一端的橫截面上印上了一對僵尸的小尖牙。
  我拿給媽媽看的時候,她一個勁兒搖頭說不像。唉……這些大人的想象力,都被一個叫“長大”的怪獸吃掉了。
  
  我用卷筆刀把我的愛筆一端削尖,注意,印著小僵尸牙那頭兒我可得留著。嘿嘿,弄好了!我趴在書桌上,雙手合實,用手掌夾著鉛筆,筆尖朝上。我飛快地反復搓著雙手,想象竹蜻蜓從我手中旋轉著飛起。我嘴里小聲咕噥著:“飛吧飛吧,呼呼~呼呼~飛吧……”
  忽然,我看見筆尖上冒出個透明的小泡泡,瞬間破裂。這個景象快得跟我眨眼的速度一樣,隨后我聽見“哎呀”一聲,然后又是“咚”地一小下。
  我循著聲音在桌面上找了一下,真的有個白色的小東西在桌面上動呀!我把眼睛貼近了才看清楚,那是一個白色的小人兒。哦,不是小人兒,他有一條尾巴。他正從桌面上奮力爬起,看起來好像很吃力。天呢,站起來了!有半截粉筆那么高,像粉筆那么白。活像一只穿著連體服的小猴子,尾巴是被衣服包起來的,帽子上支楞的兩只小耳朵也是包起來的。咦?又不像是穿著衣服,似乎是一層皮膚,通體雪白。只有前額的頭發是紫色的,粉嘟嘟的小臉上,兩只黑亮的大眼睛正氣呼呼地瞪著我。
  我有點害怕了,我能感覺到自己手心都出汗了。這是什么怪東西呀?讓我想起了奧特曼里的小怪獸。我又想起了皮皮魯和魯西西的罐頭小人兒。不一會兒,我淡定下來——他太小了,應該不會傷害我的。
  
  “嗨,你是誰?”我試探地問他。“你從哪兒來的?”
  見他沒反應,我心想:他這么個小東西,怎么可能會說話呢?我大概是動畫片看多了吧!但是為什么他看起來那么生氣呢?
  我伸出右手去,嘗試著拎起他的后背,把他放在我的左手手心上。嚯!這小東西脾氣可不太好。我的手在半空移動的過程中,他拼命掙扎,拳打腳踢的。我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在喊:“劉小寶,你放開我!”
  “哈哈!你真的會說話啊?你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呢?”我興奮地問他。
  “哼!我不但知道你叫劉小寶,我還知道你媽媽常叫你劉小懶!”小怪物雙手叉腰站在我的掌心,還氣哼哼地踹了一腳。哈哈,一點兒都不疼,就像在給我撓癢癢。
  我又問他:“小怪物,你從哪兒來?”
  這下可把他惹怒了,他攥緊了小拳頭,沖我揮了揮,漲紅了小臉沖著我叫嚷:“我不是小怪物,我是筆尖精靈!你竟敢叫我小怪物!”
  看他真的生氣了,我忙道歉:“好嘛,對不起啦。可是你究竟是從哪里來的?我的鉛筆里嗎?”
  他還在生氣,但估計是聽見我道歉了,緩和了語氣說:“是,我是被你從鉛筆里甩出來的!還好意思說,摔得我現在還疼。”
  
  我太驚訝了!這家伙竟然是從我的鉛筆里出來的!那是不是每支鉛筆里面都有一個小怪物呢?哦不,是小精靈。他們是怎么鉆進去的?又是怎么出來的?他們有爸爸媽媽嗎?……太多問題了,我都快問不過來了。
  我對小怪物說出了自己的疑問,他眨了眨黑亮的大眼睛,一屁股坐在我掌心上,不耐煩地,答非所問:“我是鉛字世界里筆尖王國的小精靈。因為你今年生日的時候對著鉛筆許的愿被我不小心聽見了,我就對你留意起來,寄居在你的鉛筆里,觀察你的日常生活。原本我是會在鉛筆里住的好好的,誰知道你會突然把鉛筆給削了,還把我給甩出來了。”
  “那這和我許的愿有什么關系啊?我還是不明白。”我迷惑不解地繼續盤問著他。
  “怎么沒關系?你過生日的時候不是許愿說想要一個小精靈嗎?我就是因為這個才對你好奇的。現在的孩子,相信童話的已經很少了。”
  “哦,是這樣啊!那你就是還要回去的嘍?”不知道為什么,我忽然有點害怕他回到他的世界。
  小怪物漫不經心地說:“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
  
  “那你吃什么,喝什么呢?”
  “嗯……”他側頭想了一下說:“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哇!我又不用吃飯喝水,只要你每天寫作業的時候讓我在筆尖上待一待,就可以補充我一天的能量了。但是你要把我的鉛筆保護好,這是我回去的唯一路徑。千萬不能把它弄丟弄壞,不然我就會永遠消失。”
  “嗯嗯!我記住了。”我忙不迭地點著頭答應。
  “還有還有!”小怪物忙著補充道:“我睡覺的時候會待在能量泡泡里,不能打擾我,不然我的能量很快就用完了。就像剛才,摔得我好不容易才爬起來了。”
  接著,他打了一個哈欠,又繼續說:“我現在要睡覺了,晚安。”
  “啊?現在就睡啊?我還想聽你講話呢。”我意猶未盡地說。
  可是小怪物說:“明天再說吧。”
  “那那那,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總不能總叫你小怪物,不是,小精靈吧?”
  不問這句還好,他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白眼,扔了句:“還好意思問我的名字,都是你的錯。”說完,嘴里冒出個透明的小泡泡。泡泡慢慢變大,就像我們人類吹泡泡糖一樣,把小怪物裹在里面,整個托著飛起來。還沒等我看清楚,就隱沒在鉛筆里了。
  
  媽媽喊我吃飯了,我急忙把鉛筆收進抽屜最里邊的新鉛筆盒里。吃飯時我還在想:他的名字,為什么是我的錯呢?和我有什么關系呢?
  吃過晚飯,我心里惦記著小怪物,潦潦草草地寫完了作業。因為媽媽一直在我旁邊,我完全沒機會和小怪物接觸。
  在媽媽的監督下,我刷了牙,洗了腳。我最討厭做這兩件事情了,還好媽媽沒要求我洗臉。我經常跟媽媽說:“人要是不用刷牙、洗臉、洗腳就好了。”媽媽就說我懶,為這事兒沒少吼我。講衛生的好處我知道,邋遢的壞處我也了解,可我就是不愿意改,好麻煩啊!
  臨睡前,我拉開抽屜看了一眼我心愛的鉛筆。啊!里面正睡著我的小怪物,想到這個,我就興奮。一定不能讓媽媽知道,媽媽也許真的會相信我有一個小怪物,但是她也準會說“耽誤學習”,沒準兒還能沒收了呢!我也不能跟別人說,同學們知道了的話,肯定不會相信的。就算他們相信了,那準得讓我帶給他們看。我都能想象的到,他們會怎么對待我的小怪物。
  唉,心里藏著一個秘密睡覺,既興奮又難受!
  
  早上醒來,媽媽就問我:“寶兒,昨晚做了什么好夢啊?”
  咦?我問媽媽:“媽媽,你怎么知道我做夢了呀?”
  媽媽把早飯遞給我,笑著說:“夢里笑得那么大聲,都把我吵醒了,我想不知道都難。”
  嘻嘻,原來是這樣啊!我沖媽媽做了個鬼臉。我不想告訴媽媽我夢見和小怪物一起去滑雪,我們快樂的都快飛起來了。
  上學的路上,我的興奮勁兒還沒過,連早上洗臉刷牙也沒覺得像平時那么麻煩呢。媽媽說:“真奇怪,今天好像格外高興的樣子。”
  一整天,我幾次想和我最好的朋友周小宇說說關于小怪物的事情。但是我都忍住了,不能讓小怪物隨便就暴露了。好不容易熬到放學,在托管班里,我的心插上了翅膀,早就飛到小怪物身邊了。老師幾次點名說我聽課不認真。
  終于,媽媽來接我了!我今天走的比媽媽還要快,腳步輕飄飄的,身上的書包一點兒也不覺得沉。
  
   回到家,媽媽按慣例到廚房做飯,我也照常寫作業。在書桌前剛坐下,我就急不可奈地拿出了鉛筆。
  可是我傻眼兒了,昨天忘了問小怪物怎么才能把他叫出來。想了一會兒,我忽然來了靈感,像昨天一樣雙手合實,把鉛筆對握在掌心,搓!
  哈哈!真有效!剛轉動了幾下,筆尖緩緩吹起了泡泡,等到泡泡脫離了筆尖,小怪物也就出現在泡泡里面了。只見他張開雙臂,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泡泡倏地破了,他輕飄飄地落到了桌子上。
  我急忙問他:“現在能說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他懶洋洋地回答我:“托你的福,我叫小邋遢。”
  “啊?好奇怪的名字啊!為什么叫這樣的名字呢?”我好奇地問他。
  小怪物斜了我一眼說:“我也奇怪呢,有人這么不愛干凈。我們精靈家族有規定,按照人類小朋友的最顯著特征來給自己命名。你的特征還真讓人無語。”
  我聽了小怪物的話,臉上忽然熱了起來。我想,當時我的臉一定和紅旗一樣紅。又一想,還好他沒說我的顯著特征是懶,不然的話,他也叫小懶,還重名了呢。嘿嘿!
  
  我現在應該叫他小邋遢了,但是他自己可是一點兒都不邋遢,叫了這個名字也難怪他覺得委屈。
  我笑嘻嘻地對小邋遢說:“要不,你用你的精靈魔法幫我把這個缺點改掉吧?那你就不用再叫這個名字了。”
  小邋遢的眼神兒瞬間充滿了鄙視,他帶著嘲笑的口吻說:“我可不會什么魔法,這可真讓你失望啊!”
  我很驚訝,他不是筆尖精靈嗎?怎么可能沒有魔法?我說出了自己的疑問:“精靈們不是都有自己的一套魔法嗎?而且還有獨一無二的魔法棒和咒語。童話故事里也都是這么演的啊。”
  “哼!”小邋遢很不屑,他說:“那是其他精靈的事,反正我是不會魔法。靠魔法得來的東西,總是會消失的。”
  “嘿嘿,你說的對。”我腆著臉繼續問他:“那你都會什么呀?”我這么問,當然還是希望他能會一點點魔法的,那樣我也許就可以偷個懶兒了。
  小邋遢跳過我的問話,雙手抱頭,仰面枕在鉛筆上,閉著眼睛反過來問我:“劉小懶,你是不是該寫作業了?你媽媽應該也快做好飯了吧?”
  拿我媽媽壓著我,哼!我吐了吐舌頭,沖他做了個鬼臉兒:“那你幫我寫作業吧?”
  小邋遢睜開眼睛,瞪著我說:“劉小懶,你還能再懶一點嗎?”
  “嘿嘿,我就故意這么說說的嘛。那……我寫作業的時候,你干嘛呢?”
  “只要你不說話,好好寫作業,那我就在這兒看著你寫。”小邋遢停了一下,又接著說:“省得你老說沒人陪你寫作業。”
  “哇哦!酷歐!”
  
十一
  我興奮地打開書包開始寫作業。一邊寫,一邊和小邋遢說話。遇到不太明白的問題,我就問問他。可是這家伙比媽媽還嚴厲,不但不告訴我,還諷刺我,教訓我。我只能乖乖聽他的話,自己一道一道想,一道一道做。好奇怪,平時寫作業都需要媽媽用吼來解決的,有了小邋遢,今天寫得很順利。
  媽媽叫我吃飯的時候,我的作業還剩幾道題就寫完了。聽見媽媽扭著門鎖的聲音,我驚慌地一把抓起小邋遢,迅速放進了抽屜里。然后就跟著媽媽出去吃飯了。
  急急忙忙扒光了碗里的飯,我起身就要回屋寫作業。媽媽很高興,假裝驚訝的說:“哎呀,今天寫作業的熱情這么高啊?有進步啊。”我嘿嘿地笑著,轉身跑進了屋里。
  
十二
  一沖進房間,我就火速拉開抽屜。天呢,小邋遢千萬不要被憋死了才好啊!一看之下,我差點就要哭出來。小邋遢閉著眼睛,手腳大大張開著,躺在我的白色大橡皮上,一動也不動。我趕快把他拎出來,放在手心上。
  呀,他竟然動了!小邋遢翻身坐了起來,臉面對著我,大眼睛里冒著火光。他又沖我揮舞著小拳頭:“劉小懶,我警告你,如果下次你再這樣不負責任的胡亂一塞,我就不客氣了!”
  我終于松了一口氣,告訴小邋遢:“我再不會了。”我擔心地問他有沒有事,他生氣地回答:“倒是沒什么事,就是需要補充點能量。”
  我不理解:“你不是剛睡醒了不一會兒嗎?怎么這么快就要補充能量了?”
  小邋遢還是皺著臉,反駁我說:“你剛才餓了不是都吃飯了嗎,我就不能補充能量了啊?”
  “噢,”我說,“那現在我該怎么辦呢?”
  小邋遢讓我找來一根削好的鉛筆,他自己趴在筆尖上閉目養神,我把剩下的作業寫完。
  
十三
  趁著媽媽刷碗的功夫,小邋遢給我提了兩個要求:第一,白天上課的時候不準分散注意力,要想玩就放學回家來玩,上課的時間絕對不能浪費。第二,絕對不可以把他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包括最好的朋友也不行,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秘密。第三,不能因為小邋遢而耽誤學習。
  我一一答應了小邋遢的要求。變成一個真正有秘密的人,這讓我覺得,自己現在也挺神秘的。
  媽媽快要收拾完了,我親眼目送小邋遢隱沒在鉛筆里之后,仔細收好了他的寄身筆。
  這天晚上,臨睡之前洗漱的時候,我想起了小邋遢這個名字。以前刷牙,我都是三下五下就潦草刷完。我也不洗臉,只是把腳踩在水盆里,用手胡亂在腳背上摸兩把就算完事兒了。媽媽總是因為這個吼我。但是今天,我很認真的刷了牙,把臉和腳洗得干干凈凈。上床閉上眼睛的時候,我心里默念著:晚安,小邋遢。
  
十四
  跟小邋遢相處了幾天,就覺得他很奇怪,他幾乎不講有關自己的事情,每次一問他,他就找理由蒙混過關。除了這個,我還發現他總是取笑我。我經常聽到他這樣說:
  “哎,劉小懶,今早上學刷好牙了嗎?牙上的小菜葉子沒粘到學校去吧?”
  “聽說你今天洗完臉,上面還有眼屎和鼻涕?”
  “丟三落四,早上沒帶學具吧?”
  “蚊子一定是聞著你腳上的臭味找到你的!”
  “今天算題記住進位了嗎?”
  “恭喜你啊,創造出了二六十八!”
  ……
  我聽了這些話覺得很丟臉,我那點兒小毛病都讓他抓到尾巴了。我暗暗下決心,一定要改掉缺點,不能讓小邋遢看扁。
  
十五
  星期五的品生課,老師要求每個人回家種一盆大蒜,觀察大蒜的變化,最后再把蒜苗交到學校去。我想把大蒜種在水里,我喜歡種在水里的植物。我們班王雨家就有一盆水竹,聽她說起自己家水竹的時候,可自豪了。雖然我沒見過水竹,但是我可羨慕了。
  媽媽接我的時候,我把這項作業告訴了媽媽。平時,準備學具、辦手抄報什么的,都是媽媽來處理。
  回到家,寫作業的時候我順口說給小邋遢聽。他聽完,酸溜溜地說:“劉小懶,你都這么大了,難道這點小事都要依賴你媽媽?”
  “我……我……”我被小邋遢問的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心里覺得很尷尬。我靈機一動改口說:“誰說我要依賴我媽媽了?我寫完作業就去種大蒜去。”
  我跟媽媽要了幾瓣大蒜,媽媽高興地摸了摸我的頭,不住稱贊我:“嗯,最近表現的是越來越好了喲。自己種去吧!”
  『十六』
  我用小塑料盒子盛著大蒜,拿進屋演示給小邋遢看。小邋遢趴在鉛筆上,小尾巴一搖一搖看著我剝蒜皮。我可得意了,剝好一瓣就放在他身邊,四個蒜瓣就把他給圍住了。看著我呵呵地笑,他故意爬上了蒜瓣,站在蒜瓣上指揮我放倒了塑料盒。接著他又跳下蒜瓣,把蒜瓣一個個推進了盒子里。剩下就是我的工作了,我拿著盒子接了點兒水,端端正正放在了窗臺上。
  做完了這些,我伸出左手食指,小邋遢使勁兒在上面拍了一下——像是擊掌。嘿嘿,我們第一次合作的這樣默契。
  這是我第一次沒有借助媽媽的幫助,獨立完成了一件事情。雖然這是最簡單的一件小事,但是以前我從沒想著要自己去做。我得感謝小邋遢的刺激。
  還別說,有了小邋遢的存在,我變得比以前愛干凈了,也逐漸學會管理自己的東西了。每天晚上寫完作業都能主動整理書包和學具,早起自己穿衣服,玩過的玩具也能想到從哪拿來放到哪去了。
  我的這些變化,媽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我自己也很高興。就是小邋遢對我太挑剔,總喜歡背著小手,像個大人一樣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指指點點的。
  
十七
  聽托管班的王老師說,再過幾天要舉行英語百詞大賽了。以年級為單位,每個年級的同學都可以自愿報名參加,各年級獲得第一名的同學還能得到一盒36色的水粉顏料。我正好缺一盒水粉,但是我對自己沒什么信心。
  接我回家的路上,媽媽說了很多鼓勵我的話。我心里猶豫不決,沒有完全聽進去。
  回家之后,我說給小邋遢聽。小邋遢習慣性倚靠著鉛筆,不以為然地說:“想要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付出努力。”我紅著臉對小邋遢說:“我知道。可是我……”我的聲音低得像只蚊子在哆嗦:“……我沒有信心……”
  小邋遢一個小跳躍,從鉛筆上站起來,盯著我的眼睛問我:“如果我幫你,你有沒有信心?”
  咦?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哦!我一直不相信小邋遢作為一個小精靈會沒有魔法,這回,檢驗他的時刻到了。也許他真的可以用魔法幫我實現愿望,也說不定呢!我腦子里瞬間亮起了靈感的小燈泡。
  “好哇!”我說:“我明天就去找托管班的王老師報名!”
  上床睡覺的時候,我告訴媽媽我要參加英語百詞大賽的消息。媽媽簡直難以置信,抱著我親了又親,直夸我勇氣可嘉,值得表場。
  我在被窩里偷偷地笑媽媽不知道我和小邋遢的約定。
  
十八
  第二天放學回家,小邋遢沒有像往常一樣悠閑地趴在鉛筆上閉目養神,而是催促我抓緊時間寫作業。我剛寫完作業,他就讓我翻開英語書里的單詞表。
  老師把考試的范圍提前告訴我們,讓我們回家練習。我自認為有小邋遢的幫助,可以偷懶不背單詞。可是小邋遢卻站在我的單詞表上指手劃腳,問這問那。
  “劉小懶,你至少得讓我熟悉一下英語單詞,我才能幫你吧?如果我不知道考試內容,那我怎么幫?”小邋遢望著我不耐煩的臉,理直氣壯地問。
  我很無奈,只能當起他的老師,依次讀給他聽。可氣的是,第二天他不但沒記住,還一直踩在單詞上面,一會兒遮住了o, 一會兒擋住了y 的。我必須撥開他,挨個指給他看。真沒見過這么笨的精靈,我竟然還指望他能夠幫我。我覺得我已經被小邋遢氣糊涂了,忘記除了小邋遢之外,自己其實從來沒見過精靈。
  
十九
  更讓我覺得難以接受的是:他還讓我跟媽媽提出自己睡一個房間。據他自己說,他是要跟我商量一下比賽時可能用到的手勢,便于幫我。要知道,我劉小寶從小長這么大,可是從來沒和媽媽分開睡過的啊!媽媽知道我害怕動畫片里的怪獸,很多次告訴我那都是想象出來的。我也知道那是假的,但還是忍不住害怕。
  唉!難道真的要讓小邋遢看笑話嗎?不行!
  我硬著頭皮跟媽媽說:“媽媽,我都八歲了,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睡了。”
  媽媽驚訝的看著我,那眼神讓我覺得,就像是我變成了怪獸站在她面前。媽媽摟住我,很溫柔地說:“寶兒,你確實長大了。如果晚上害怕就喊媽媽,知道嗎?”我乖順地點了點頭,心里有點難過。
  
二十
  八點,媽媽提問了幾個單詞之后,就安排我睡下了。聽著媽媽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摁開了床頭的臺燈,輕手輕腳打開抽屜,叫醒了小邋遢,把他放在枕頭上。
  這個家伙,舉手抬腿撅屁股勾尾巴的動作逗得我忍不住捂嘴偷笑——他在表演晚飯前我們學過的單詞。
  “喂喂,劉小懶,你要看仔細了!我這是做出了多大的犧牲啊?!你再不好好看,可別說我不幫你啊!”小邋遢又沖我比劃他那小黑豆大小的拳頭。
  媽媽總說我笑點太低,我很努力才忍住笑,和小邋遢一起玩起了單詞表演游戲。他表演,我發音,并說出相應的漢語意思。
  脫離媽媽被窩的第一個晚上,我就在和小邋遢的玩鬧里進入了夢鄉。半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媽媽推門進來,慈愛的看著我,給我蓋好被子,親吻著我的臉……
  
二十一
  比賽的日期很快到了,我特意把小邋遢——哦,不,應該是小邋遢的鉛筆裝進書包。因為是藝術學校的托管班自發組織的比賽,所以考試的時候老師只用大文件夾把同桌的兩個人隔離開來,防止抄襲。
  我被分到一個靠墻的有利地形,接到卷子后就迅速轉起了小邋遢的鉛筆。悲劇的是,我連續轉了五次都沒把小邋遢轉出來。抬頭看看別的同學,全都埋頭在卷紙上唰唰地寫著。我咬了咬牙,把全身的怒氣都集中在筆尖上,認真寫起了答案
  晚上回到家,我氣哼哼掏出小邋遢的鉛筆,轉了兩轉,也不見他出現。我覺得我要爆發了!小邋遢竟然騙了我!我堂堂劉小寶竟然被個小怪物給騙了,想想都要哭出來了。好吧,你不出現,我就把你收起來,看你以后再怎么求我放你出來。
  
二十二
  我拉開抽屜,準備把鉛筆放進鉛筆盒里。意外地看見小邋遢蜷縮在抽屜角落里睡得正香呢!窩在我肚子里的怒火一下子升到臉上,我眼睛發熱,伸手拎起小邋遢,驚醒了他的美夢。“劉小懶,你放開我!……”任憑他怎么掙扎,叫喊,我就是不理他。我把他放到一個玻璃杯里開始審問。
  “我問你,你不是說要幫我的嗎?為什么要騙我?”我氣勢洶洶地質問他。
  小邋遢在玻璃杯里仰著倔強的小臉沖我喊:“我沒騙你!”
  “沒騙我,那你今天為什么沒在鉛筆里?還說要幫我。”我委屈地說。
  “那你今天答題的時候覺得困難了嗎?”小邋遢也緩和了口氣,坐在杯底。
  我想了想,回答他:“好像真的挺容易的……難道你真的有魔法?”
  小邋遢合抱雙臂,不屑一顧昂起腦袋:“早就跟你說過,我沒魔法。你以為這些天我是在跟你玩啊?我那是幫你復習呢!還不領情。”
  
二十三
  我仔細想了想,是啊,媽媽最近太忙了,每天吃過晚飯,只能勉強提起精神幫我復習一遍。我考試時候想起的單詞都是通過和小邋遢一起玩游戲記住的。
  我羞愧了,覺得對不起小邋遢,但又不好意思低頭道歉。小邋遢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對我說:“等成績出來,你就知道了。”
  我嘻嘻笑著討好他:“用不用幫你補充點兒能量啊?”他狠狠給我一個大白眼。
  兩天后,成績公布。我以98分獲得了二年組第一名,理所當然得到了那套36色水粉。我把獎狀和獎品擺在小邋遢面前,對他說了聲謝謝。他什么也沒說,只是得意的笑。
  我再也沒提出要和媽媽睡一個房間,因為現在我已經不害怕了。
  
二十四
  班主任老師給媽媽單獨發了短信,反映我上課不積極發言。面對媽媽的批評,用大人的話說就是,我無語了。英語百詞大賽之后,我上課發言的次數明顯增多了。但是也有很多時候我不舉手,因為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嘛。
  這天晚上寫作業的時候,小邋遢看出了我的郁悶。我向他坦白了不喜歡在課堂上發言的事情。
  小邋遢想了想,沖我擠了擠眼睛,接著說:“你明天帶我去上課吧?”
  我愣了。這怎么行呢?雖然我早就想把小邋遢帶到學校去,可是我更害怕被老師發現。我猶猶豫豫吞吞吐吐地說:“那樣……萬一……被老師發現了怎么辦?”   
  小邋遢說:“你笨啊?我隱藏在鉛筆里,只要你不說,誰能知道啊?” 
  “可是……”
  “可是什么呀?到時候你只管認真聽課,就像你在家寫作業的時候一樣,就當我不存在。咱們平時在一起的時候,你說話做事不是都很自信的嗎?在學校也一樣,就像在家那樣自信的回答老師提出的問題。”
  “那好吧。”我說。
  
二十五
  睡覺前,我把小邋遢的鉛筆小心翼翼地放進鉛筆盒里。第二天是個星期三,我忐忑不安地帶著他到了學校。上課的時候,我把鉛筆放在面前,每堂課我都盡量積極的發言,而且每次都要看一眼面前的鉛筆。后來,我漸漸投入到課堂學習中,忘記了小邋遢的存在。下課的時候,我想讓小邋遢出來看看我的學校,但是有同學們在身邊,我放棄了這個想法。
  中午放學前最后一節是我最喜歡的美術課,老師布置完課堂要畫的內容,我們就用水彩筆畫起來。和往常一樣,我畫得很快,媽媽為這個常批評我:只有想象,沒有質量。老師也說我貪圖快,著急玩。
  我心想,大概快放學了吧?于是忍不住,趁著老師不注意拿起鉛筆輕輕轉起來,我想讓小邋遢看看我畫的海底世界。誰知道我剛開始轉,老師就走過來,拿過鉛筆背起雙手站在我面前:
  “劉小寶,我知道你已經畫完了。但是我覺得你剩下來的時間應該把顏色好好涂一涂,不要總是這么潦草。鉛筆沒收!放學再來拿回去。”
  我快哭了,倒不是因為老師溫柔的責備。而是在老師背過手去的一瞬間,我看到小邋遢的能量泡從筆尖上冒出來,閃了一下就滅了,他從筆尖上掉到地上,滾了滾就不見了。老師回過身把鉛筆放在了講桌上。
  
二十六
    好不容易挨到放學,我焦急地等大部分同學都出了教室,便飛快地穿梭在桌椅之間找起來。值日的同學問我找什么,我含含糊糊說在找橡皮。最后,在垃圾桶后面找到了小邋遢。
    我沒敢仔細看,迅速把他揣進上衣兜里,抓起講桌上的鉛筆,跑出教室。這回是我領著媽媽,一溜小跑回到家。
    我沖進自己的小房間里,扔下書包,趕忙掏出小邋遢,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小邋遢雪白的身體上全是灰塵,眼睛緊閉,尾巴喪氣的垂到我手心上。他不動了。我看著他,越哭越傷心。
    忽然,我透過淚光看見小邋遢的尾巴在動。我趕緊擦了擦眼淚。真的!真的在動!不停在動呢!他猛地跳起來,雙腿扎著馬步,張開兩只小手,伸舌頭做著鬼臉喊了一句:“哇!~”
 
二十七
  我笑了,又哭又笑。
  “笑什么笑!劉小懶,你快拿杯子接一點點水來給我洗個澡,臟死了臟死了!”
  小邋遢一邊拍著身上的灰塵,一邊吩咐我。我拿著杯子嗖嗖跑去接水。我很樂意為他服務。
  看著他在杯子里搓搓洗洗,我忍不住笑。我說:“小邋遢,我說你跟著我上學是不行的,這回你知道了吧?”小邋遢喊:“好了,把我弄出去!”我用兩個指頭把他夾出來。他躺在我給他準備的小毛巾上打了個滾兒,吸干了身上的水,又恢復了雪白的顏色。
  小邋遢坐在毛巾上眨巴著大眼睛:“我覺得你的問題出在缺乏鍛煉上。下午你不是有朗誦課嗎?你帶我去聽一聽。”
  “啊?你還要去啊?萬一你再被老師發現怎么辦?”我不想讓小邋遢去冒險。
  “你還好意思說,咱們說好當我不存在,是你忍不住要叫我出來的。”小邋遢埋怨我。
  “我想讓你看看我畫的畫,還想讓你看看我的學校……你是我的朋友。”我向他解釋。
  小邋遢眼里閃閃亮亮的光彩晃了一晃:“相信我,我能幫你找出原因,改正缺點。” 他伸出一只小手,我伸出右手食指。我們再次達成了默契。
  
二十八
  朗誦課之后,每天放學寫完作業,我都給小邋遢朗誦一篇課文,這是小邋遢要求的。起初媽媽聽見了覺得很驚訝,自從小邋遢出現之后,媽媽一直驚訝不斷。后來媽媽慢慢習慣了,因為她從老師口中得知我上課時候表現的很積極。
  藝術學校一年一度的文藝匯演上,我還第一次參加了小組表演《小猴賣香蕉》——
  有只小猴叫淘淘,提著籃子賣香蕉。“快來瞧呀快來看,我的香蕉真正好,個兒大、皮兒薄、味道美,吃了解饞又解飽。”喊了半天沒人買,忽聽肚子咕咕叫。拿起香蕉聞一聞,饞得口水往上冒,想吃又怕媽媽打,回家不好把賬交。 嘴里忙著咽口水,手卻偷偷剝香蕉。“淘淘只吃這一個,其余一定會賣掉。”“啊嗚”一口吞下去,是酸是甜不知道。“再吃幾個沒關系,反正媽媽看不著。”媽媽在家做好飯,日落不見小淘淘,急急忙忙上街去,“哧溜!”滑了一大跤。滿地都是香蕉皮,籃子空空一旁倒,淘淘的肚子像小鼓,“呼嚕呼嚕”睡大覺。
  當我口中朗誦著這一段詩歌的時候,腦子里不禁浮現出小邋遢搖著尾巴,背著雙手在我的書桌上走來走去做指揮官的樣子來。他在我心里,已經不是一個來自鉛字世界筆尖王國的小精靈,而是我最好的小伙伴。
  
二十九
  我決定為小邋遢畫一幅畫。趁著一個星期六的中午,媽媽在午睡,我把小邋遢放在寫字臺上,正對著我,想給他畫個肖像。
  “來來來,小邋遢,你不要總是背著手站著嘛,擺個pose ,笑一下——”我忙著給小邋遢設計動作,可這家伙根本不理會我,仍然像平常一樣雙手背在身后,冒充大人。
  這幅畫我畫得很認真,所以很慢。小邋遢很不耐煩,時不時揮著小手嚷嚷著:“不畫了不畫了!當你的模特太折磨人了!”
  每當這時候,我就哈哈大笑。其實我根本不會給別人畫肖像,只是聽美術老師說過一次這個名稱。我故意讓小邋遢擺姿勢,是覺得他服從我的時候也挺可愛的。
  就這樣,一幅畫拖拖拉拉畫了好幾天。有一天,小邋遢忽然很嚴肅地對我說:“劉小懶,你把我的那幅畫認真畫完,以后自己收好。”
  “我是畫給你的,還是你自己收好比較好。嘿嘿。”我強調著他的說法。
  這一次小邋遢沒有跟我作對,只是笑了笑。
  
三十
  第二個星期六,我的畫已經涂好了顏色。我讓小邋遢看的時候,還以為他會好好夸獎我一番,可是他卻低下頭,一聲不吭。
  忽然間,我發現小邋遢的鼻尖上閃著鉆石的光芒,非常耀眼。難道……是小邋遢的眼淚嗎?
  我問他:“小邋遢,你怎么了?你在哭嗎?”
  那一顆小小的珠子隨著小邋遢一抬頭,無聲地墜落在寫字臺上,像被我打碎的水銀溫度計里的水銀,散開了又合聚在一起,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邋遢的眼淚,我突然緊張起來,不知道他發生了什么事。
  小邋遢低聲告訴我:“劉小懶,明天我就要離開了……”
  我鼻子一酸,眼淚嘩的流下來。“為什么啊?你為什么要走?嗚嗚……”
  
三十一
  “劉小懶,你別哭,聽我說,”小邋遢爬上我的手心,接著說:
  “其實我是筆尖王國里唯一一個不會魔法的小精靈,我沒有做出任何有意義的事來獲得學習魔法的機會。在我來這里之前,筆尖國王和我約定,只要我能幫助一個人類的小孩改正缺點,我就可以到魔法學校學習魔法。因為你的生日愿望,我們從千千萬萬人當中選出了你。那支鉛筆,只是一支普通的鉛筆,并不是我來去的唯一路徑……”
  小邋遢一邊說,我一邊流著淚。“可是,你并沒有改掉我的缺點啊,我還是很需要你的幫助……”
  “劉小寶,”小邋遢認真地說:“你本身并不是一個差勁的孩子,只是性格上有些小毛病。通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你已經很優秀了。所以我要回去了。我們生活在兩個世界,而且我也要回去上學。為我高興吧!也許下次再見面的時候,我就可以用魔法幫你了。”
  小邋遢一番解釋,我擦干了眼淚,伸出右手食指,小邋遢把他的小手放在我的手指上……
  星期天早上醒來,我習慣地輕輕轉了轉小邋遢的鉛筆,心里知道小邋遢再也不會出現了。我把他的肖像畫貼在我床頭的墻面上,每天早晚都看得到,就像小邋遢平時陪在我身邊一樣。他的鉛筆被我粘在畫的旁邊。
  大家看了這幅畫,都說我畫得好。但只有我知道他是小邋遢,他是筆尖精靈,是我最最要好的小伙伴。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